区块链及其“副作用”

2018年3月9日09:16:48 发表评论 11,469 views

区块链及其“副作用”(Blockchain Side Effect)

陈榕 (2018.2.24)

我们知道所谓记账,就是记录:时间、金额、收款人、付款人及双方签名,外加一个注释付款缘由。比特币的区块链大概有六千到八千个节点参与记账,少数节点不可能操纵记账或者更改历史记录。既然我们不是密码学家,信了也就是了。

数字代币(Token)支付出去,自己就没了,也就是防止双花问题,或者记录稀缺问题。防止双花问题是数字资产点对点交易的基础理论问题。区块链技术已经解决了,我们也信了也就是了。

区块链上的收款人、付款人都有钱包作为其唯一标识。在区块链上申请钱包地址无需任何中介机构批准,也不存在特权管理员可以吊销他人的钱包地址。用钱包地址作为互联网上半匿名身份识别,即是将区块链的副作用于其他领域,亦称为DID(Decentralized ID,去中介ID)。

本文旨在讨论另一个区块链的副作用的问题。

亦来云的区块链公链每两分钟记录一个“块”,比特币区块链每十分钟记录一个“块”。如果每两分钟某个节点付给一个邻居节点一元,收到钱的节点在下时间周期把收到的一元再付给其邻居,如此周而复始,最终这就是一个“零和”游戏,似乎没有意义。

当然,比特币或者亦来云的其他数据资产稀缺性交易记录、矿工回报记录等也掺杂在以上的“零和”游戏记录里,我们在本文里就不仔细追究了。

我们真正想说的故事在于每转一元的记录里面包含了注释信息。注释栏目里面存放了一个256位二进制数的哈希值。所有记账节点在过去的两分钟里,各自收到了许多互联网上的需要委托公证存档的文件的哈希值,或者侧链将许多文档汇总,再生成一个哈希值提交到亦来云主链,作为转一元钱时的注释。转一元钱的动作本身没有透露任何委托人的及其文件的信息。

数年之后,如果某个委托人出示一份文档,声称文档是原件,没有被篡改。只要该文档的哈希值能与数年前区块链某一交易记录的注释栏哈希值匹配,公证处就予以确认,但凡有点区块链基础的人也都认可。这一所谓区块链“副作用”被广泛用于数字资产溯源。银行交易记录可以溯源,绿色食品可以溯源,电子音像产品可以溯源,互联网用户名、网站名等都可以溯源。

仔细想想,每两分钟记录一个哈希。这个哈希没准是空文件的哈希,也可能是一火车都装不下的人类两分钟内文件总和的哈希。区块链技术的速度及存储真的是个问题吗?银行交易的记录真的需要记录在区块链上吗?区块链上既没有多余的硬盘存储空间,也受囿于节点之间相互掣肘的计算能力,其实除了记录哈希和数字资产转移,啥也干不了。

区块链技术的伟大之处在于解决了去中心身份识别、防止双花、数据不可篡改等三个问题,而且区块链不受任何中介机构控制,并自动运行。至于如何用好区块链技术,用到哪儿,场景不同,万变不离其宗。

有了身份识别、数据稀缺性认证和一个公开、公正、不可操纵的公证处,区块链技术不仅会改变中心化金融机构的生产关系,几乎人类活动的方方面面都会随之改变。但这一切都与区块链技术没有“直接”关系,就像法制社会影响人类,但法院与人民生活并无直接关系。

区块链技术中,记账、代币、钱包、注释等概念,笔者认为就是理工男为了便于记忆而定义的术语,经过粉饰包装之后映射到互联网数字生活之中可以诠释不同概念,甚至推演出宏大的哲学预言。

区块链的意义来自“副作用”,目前流行直接字面理解区块链术语的做法值得商榷,毕竟普罗大众不太可能直接使用区块链及其上运行的所谓智能合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