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对话社区讲述“智能万维网”

2018年4月3日09:19:55 发表评论 8,794 views

#BC大咖说#

 

陈榕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七七级学生,先是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了七年操作系统,随后又在微软总部八年参与了Windows操作系统底层模块的开发,回国后一心做操作系统苦熬17年。 2017年6月,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策划成立亦来云(Elastos)基金会,支持亦来云——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项目。

——本期直播嘉宾 · 亦来云创始人 · 陈榕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对话社区讲述“智能万维网”

二妹:欢迎我们的直播嘉宾陈榕陈总,请陈总给大家打个招呼吧。
陈榕:大家晚上好,我是陈榕。

 

为什么给项目起名叫亦来云,而不是别的名字,这个名字有什么来历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的名字是因为英文叫Elastos,跟亦来云有点像。然后呢,还有个词儿叫人云亦云嘛,既然那么多人说区块链说物联网,那我们也来说一说。

 

亦来云现在进行到什么进度?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现在公链已经上线了,也发了ELA,亦来云的第二层是做一个去中心的运营商,去中心的P2P网,也已经开源了。

 

eos被称为区块链操作系统,亦来云也同样称为操作系统,两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我给大家扫个盲吧。EOS说它比以太坊快,每秒钟能做多少个TPS,就是每秒钟能做多少次事务处理。那么大家知道装电脑的时候,电脑就问你这个CPU的主屏是多少,那做操作系统的时候呢,一般不问操作系统有多快,因为操作系统装到一个快的计算机它就快,装到一个慢的计算机它就慢。所以呢,说自己快,好像听起来很牛逼,其实它不是操作系统。
用原生CPU指令做虚拟机的并不多,一般虚拟机都是解释执行,能够用原生C++做虚拟机的并不多。

 

亦来云流通量不是很多,以后会考虑增发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也不会考虑增发,每年通胀4%,其它的也没想,因为白皮书限定我们发了3300万个ELA,然后每年增发4%,其中4%的70%,就是2.8,是留给挖矿,4%的30%,也就是1.2,是留给开发者。因为智能万维网要用心经营下去。

 

亦来云跟和欣有什么关联?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和和欣的关系,和欣是老的名字,和欣当时的英文名也叫Elastos,2002年起的,亦来云的英文名也是Elastos,所以这两个中文词对应的英文名字是一样的,只是一个是以前的,一个是新的。

 

相比较与同类产品亦来云有什么优势?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跟亦来云最接近的同类产品是微软的Windows10,就是C++版写的虚拟机,那跟windows10最大的差别当然是成熟度背后资源的差别,除此以外,windows10不开源,windows10是面向PC的,那亦来云是面向互联网的。

 

亦来云有考虑做市值管理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的市值管理我们也在慢慢学习中,原来我们也有很多经验不足的地方,因为一下子牵扯到了方方面面,我们都在学习。

 

和上汽合作的新闻是真的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在亦来云项目做区块链之前,我们确实是和上汽做过一款研发的项目,才看到智能驾驶和安全物联网的事情,用到了亦来云的操作系统。但是呢,新闻报导说,上汽未来会用亦来云,我觉得稍微夸张了,因为上汽里面的研发项目其实很多,上汽的汽车要上一个新的操作系统,这是一个非常保守非常漫长的事情。

 

熊猫绿能为什么一直在说和华为区块链合作呢?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熊猫绿能现在的产品是联盟链,用的是华为的方案,但是因为熊猫绿能要做联合国的项目,它需要开源,然后也需要有公链,所以,华为做的是联盟链,需要的公链部分会采用亦来云。

亦来云对用户场景有什么影响?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对用户场景有什么影响,其实我们想想今天的互联网,大家没有一个ID,有很多人假冒身份甚至网络攻击,我们也没辙,老百姓斗不过坏人,所以只得靠大哥帮忙,比如说,苹果帮我们解决安全问题,腾讯帮我们解决ID的真实性问题,当然我们也得交保护费,那么如果用亦来云呢?就希望这个互联网是开源的,然后有ID,大家能够去中介,作者和用户能得到更多的利益。

 

阿里的os云,和亦来云是一个概念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说说阿里云OS,今天的OS很多人理解的就是每个操作系统就管一个硬件,PC的操作系统说windows,iPhone手机的操作系统是IOS,那么阿里云也在做阿里云手机的操作系统,那么亦来云讲的是虚拟机的操作系统,不是讲的PC或手机的物理机操作系统,这是我们跟其他操作系统最大的不同。

那么另一个角度的不同呢,我们做的是互联网,大家知道像物联网,或者是IOT,internet of things,IOT物联网,大家想想中文名字,物联网,其实讲的是个网,物联,是个形容词,网是名词,那么物联网其实讲的是网,可是大家在讲物联网的时候讲的都是物OS,就是things的OS,比如传感器OS,路由器OS,摄像头OS,其实它们不是物联网OS。

那一个网络的安全,实际上是靠网络OS来解决的,这方面研发是非常薄弱的。1992年的时候,有个公司叫升阳,叫sunmicro,它发明了一个语言叫java,当时的设计者就提出了网络是个计算机,拿今天的概念来讲,就是javaVM,就是在PC上要跑好多的VM,或者呢,咱们叫云计算,也叫弹性计算,就是在云里跑好多的虚拟机,所以从java在PC上跑javaVM,或者云计算在云服务器里跑虚拟机,这个概念慢慢开始被接受了。

那么,既然是云里跑虚拟机或者手机上跑虚拟机,虚拟机里面的应用是没办法知道两个虚拟之间的距离的,虚拟机的应用跑在一个虚拟机里,不知道另一个虚拟机离它有多远,可能远在天边,可能近在眼前。

这个时候呢,我们就可以把互联网想成是一台计算机了,因为一台计算机上跑了两个VM,或者一台计算机上跑了10个VM,和互联网上跑百万个VM千万个VM,这在工程上是等价的,所以我们就可以把互联网想象成是一个计算机。

这样想的好处,表面上用户的感受没多大的区别,比如该看电影看电影,该打游戏打游戏,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虚拟机之间,所有的通讯都被网络操作系统接管了,这个时候再做隐私、隐私泄露、病毒攻击,或者是网络攻击,其实都是非常困难了,现在的互联网,到处都是隐私泄露,大数据窃取用户信息,病毒攻击,伪造网站,屡见不鲜,我们需要有网络OS把这些事情统一管理起来。

当然管起来又分两个角度,找个运营商来管,虽然可以管,但是运营商不够公平公正,在互联网上,如果是中国运营商,美国用户就有疑问,如果是美国运营商,中国用户就有疑问,怎样让全世界用户有一个公平公正的运营商,这个时候就牵扯到一个去中心的网络OS的事情,那这个就是亦来云。

 

亦来云项目组还招人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的工程团队一直在招人,尤其我们刚组建了海外团队,海外技术开发的负责人已经找到了,也找了第一个员工,现在他在北京上海学习过去的代码,然后把它们按照国际社区的风格,比如英文的文档,按照国际社区的流行工具,重新包装上传等,这些都已经开始了。
我们的网已经开源了,我们的虚拟机会在六七月份出来0.1版,这个时候大家就可以在上面开发DAPP了。

 

如果一个软件开放源代码,那么会不会被更多人更容易发现漏洞和攻击?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开源不见得就有更多的漏洞被人攻击,比如说比特币开源了,但是大家从里面偷不走钱,最主要的问题是你不开源,你很难让大家去信,比如说比特币要是不开源,大家怎么知道钱包的钱都互相打到哪里去了呢,在互联网上不开源,怎么知道这些网有没有人在监听,有没有人在偷你的数据,你是没办法相信的。

 

亦来云团队是如何坚守创业心和专注力的?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创业心倒也是说不上,说打造中国的操作系统呢,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团队都是中国员工,一直在中国走了17年,但其实我的理想还是觉得让世界有个安全的网络,让全世界人民受益,一味强调中国如何,角度是比较窄的。

大家听过一个词叫“爱 国 贼”,就是过分强调中国,其实让其他民族的人会非常不舒服,所以我们既然都在电报群,大家也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人嘛都有人性,人性很多都是共通的,我们更多应该看到世界上的人,绝大部分的DNA都是相同的,我们跟猴子的DNA也只有 2%的差别。所以真的不应该老说中国人如何,外国人如何。

其实专注也一样,回头看17年好像我只干了这一件事,但是平心而论,第一也不会做别的,第二呢,其实是信念使我们坚持到了今天,在过程中,windows10也证实了我们的想法是对的,只是中间可能遇到各种财务上或者资源或者学习上的困难,我想,如果我们放弃了,今天也就没有亦来云的机会了。

 

操作系统这块是怎么设计的啊?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硬件操作系统,每个PC,每个手机有个操作系统,或者物联网每个传感器有个操作系统。现在物理机操作系统的研发基本上已经走入稳定期,创新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我当年84年去美国的时候,很多人在涉及不同的操作系统,在涉及不同的计算机,当时百花齐放,所以也奠定了今天我们敢于去创新,现在很多人只见过PC、windows或者linux,这已经极大限制了他们的思维方式。

 

如何看待网评陈榕老师是雷军、张小龙级别的程序员?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说是雷军张小龙我觉得是吹牛了,这两个人都有着非常大的成就,其实我也没有发明什么,只是讲了一些我觉得是对的理念并且坚持走下去,而且大部分的工作是程序员做的,不是我做的,是整个团队做的。

 

亦来云接下来会和一些团队合作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当然了,我们3月15号做了第一次合作伙伴的见面会,也找了几个合作伙伴,希望他们可以在亦来云上做出去中心化的DAPP。
那我就讲讲什么事DAPP吧,其实DAPP有三类:区块链上常说的DAPP是智能合约,但我认为,智能合约是DAPP,但DAPP不仅限于智能合约。另外还有两类DAPP,一类呢,最近的电报融资做了一个去中心的telegram。其实所谓去中心的DAPP,就是要去运营商。比如说我给大家讲座,我在讲大家在听,这是P2P,但是背后有个软件叫telegram,它可以删掉我们中间的一些帖子,或者是滥用我们的信息,这个时候能不能把运营商去掉,让我们的信息更保真,让作者得到更多的利益,所以去运营商中介是一个话题。

广义点讲,最近facebook爆出数据操作美国大选的事情,其实facebook也是一种广义上的运营中介,比如有人写blog,有人读blog,其实这是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事情,凭什么facebook要把谁的放前面把谁的放后面,显然facebook在利用运营的优势在操作名利,所以这也是运营商作恶的明显的例子。

第三类dapp是媒体播放中介,大家可以想象自己拍了部短视频,或者写了部电子书,这个短视频一定被一个媒体播放器来播放,媒体播放器骗广告,每次跟作者分成,如果放一万次给作者多少钱,放一百万次给多少钱,。我们知道第一类的盗版,就是直接山寨作品或买盗版光盘,第二类是媒体播放器不说实话,比如明明播了100万次,他跟你说播了10万次,这中间没有告诉你的就是他的纯利润了。所以,媒体播放中介作恶也是时有耳闻。

当然电子书阅读器也是一直媒体播放中介,你有一个doc文档,word就是一种媒体中介,所以呢,广义的讲,软件就是媒体中介。我们去媒体中介,就是去掉广义的软件。

媒体播放器是被操作系统播放的,用户的数据又是媒体播放器播放的,就是虚拟机播放了媒体播放器,媒体播放器播放了用户数据,如果我们跨过媒体播放器,让虚拟机直接播放用户的数据,我们把用户的电影、书等,直接通过一个工具转换成程序,就变成一个小游戏了。

大家知道像《白鹿原》这本书,你可以看电子书,也可以下载同名小游戏,其实就是一本小说自己在播放自己。所以把一个内容变成一个游戏并不难。最主要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把内容变成程序传播的话,就会有传播病毒的嫌疑了。病毒把数据变成程序送到系统上,都会有病毒。程序不是不能送,是大家不敢播,这个又牵扯到虚拟机,这个事儿亦来云花了很多功夫,所以我们能定出三类DAPP,而不是只有智能合约一种。

 

以太坊今晚会跌破380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我不太看币价,也不讨论币价,我们只说有一条公链,在支撑一个去中心的互联网,网上跑一个能跑DAPP的虚拟机,然后去掉刚才讲的那些,是不是能给作者得到更多的利益,让消费者享受更多的作品,这些我们做的事情有没有价值,如果我们看到长期的价值,ELA一定会延续下去的。

至于以太坊会不会跌成什么样,最终还是看以太坊有没有流量,有没有刚需。我个人认为比特币以太坊他们都是很有公信力的公链,他们的刚需都是很明显的,比如比特币拿来做一些融投资,以太坊拿来发布爱西欧。

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想强调一下,公链是信任的基础,公链不代表自然生来就有价值,因为老百姓的脑子其实记不住几件事儿,超出三个五个公链,其实更多的公链老百姓也不知道它有没有价值,因为没有什么流量,没有什么人用,那慢慢也就淡出了,显然一千多个币,一万多个币,其实有几百条公链,显然大部分会慢慢消亡。

因为亦来云在做智能的万维网,我们在做DAPP,希望用户越来越多,开发者越来越多,上面的网站越来越多,流量多了,大家会对亦来云慢慢建立起来信任,我们是一个开源的去中心化管理社区,所以也并没有偷取流量或有价值的数据。

 

在这种行情下上市,对亦来云有什么影响?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我觉得短期看币价跟赌博差不多,所以什么K线呀这些我劝大家是千万不要信,骗人居多。因为绝大部分人都是韭菜,绝大部分都会赔钱。

从长期来讲,我更希望大家看到,我们智能万维网,一个有ID的互联网,一个有公证处的互联网,一个有稀缺智能经济的互联网,一个有共识的互联网,具备这些特色,并且去运营中介的互联网,去媒体播放器中介的互联网,具备这6大特色的互联网,它有没有价值,从长期看,我们能不能得到老百姓的信任。

那么,现在我们不管是熊市还是牛市,我们这个开发会不会受影响,我们最近比如说,一月份,做了token sale,二月上的火币,那么三月开了P2P的网络,去中心P2P的网络,四月会开去中心的ID以及侧链,五月会有一些简单的,比如JavaScript引擎上线,六月会有sdk的0.1版上线计划,我们现在每个月一个节点,其实进度是非常快的。

亦来云未来的发展计划是什么?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我希望我们到今年智能万维网能够有雏形,有刚才讲的几类的DAPP,有这个一些生态,我们计划今年能够布40000个智能路由器或者机顶盒作为P2P网的落地节点,然后有40000个节点,我们希望有几十万的用户再用DAPP,我觉得我们ELA的拥有者,应该问我们的这些目标能不能达到。

到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基本要把smartweb雏形做出来,刚才讲到我们的六大特色里面的第四条,会有一些网站基于共识,网站基于共识其实就是基于智能合约,比如说十个虚拟机跑一个侧链,上边跑一个智能合约,我们当然会优先考虑采用NEO的智能合约,将来也有可能支持EOS,ETH的智能合约。

陈老师能讲下亦来云团队达鸿飞主要负责哪方面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达鸿飞是我们亦来云的天使投资人,他在我们发币的时候给与了很大的帮助,我们第一条的公链有很多技术方案也是跟NEO团队讨论的,然后共同来完成的,现在很多侧链钱包都是我们独立自主完成的。

据说亦来云一路走来已经18年了?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亦来云十八年,其实最早的开始就是因为微软设计.netos,那么我相信呢,网络用一个网络操作系统管起来,会让网络更安全。
这件事呢,我在最近一个访谈里面也讲了,其实我们走了很多弯路,我刚回国的采取了微软高大上的做法,自己设计操作系统API,自己设计IDE,开发环境,然后软件开发工具测试工具,有些是必须要做的,也有些太高大上了没有接中国的地气,错过了中国互联网的大潮。

走了很多的弯路了,所以十八年呢其实可圈可点,走的弯路远远多于成功的喜悦,但是不管怎么样呢,我们还是坎坷的向前走,十八年就算走的再慢,起码现在跑步追的话没个两三年也是做不了这么多事情的,像刚才我说的现在我们每个月一个节点,如果是一个今天的创业公司,每个月做一个节点是不可能的。

据了解,亦来云一开始方向并不是区块链,是怎样的契机让您要让陈榕:亦来云与区块链进行结合呢?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网络操作系统,其实结合区块链主要是说这个网络不是由微软和谷歌控制了,应该是由区块链让它相当于一个机器人当的运营商,然后让它自动运营。

亦来云更多的是一个虚拟机,或者说是一个智能万维网的的浏览器,我们为什么叫智能浏览器,名字来源于智能手机,智能手机是能跑应用的手机,原来的web有个浏览器,但是它跑不了程序,最近慢慢看见微信小程序要跑程序了,但是过去的十几年是没跑程序的,我们希望未来的网络是跑程序的,所以叫做智能万维网。

亦来云社区建设的整体规划是怎样的?我们了解到目前有些项目如EOS,NEO等对于开发者给予了很多支持帮助及激励,ELA对开发者创建DApp将会给予怎样的支持和激励?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这个问题倒是很好,我们也注意到NEO有98%的开发者在海外,那我们也向他们学习,然后我们最近也刚刚组织硅谷的开发团队,刚才前面讲到,我们找到了非常有激情的硅谷这个资深的工程师,加盟了我们社区,现在正在筹划把我们的开发方式工具等都与国际的流行做法来对接,这件事情刚刚开始。

然后我们的白皮书里也规划了相当多的ELA的币,会用来airjump,或者鼓励我的DAPP,因为一个操作系统的成功只有上边的生态DAPP成功,操作系统才能成功的,这个是我们意识到的,有非常深刻的感受。

我们最近社区做的还不错,比如在去年12月,今年的1月3月,基本每月都会做meetup,人员爆棚,我们亦来云的电报群也是非常活跃的,开发者社区也在组织,一天24小时有志愿者回答大家的问题。

总之我们要积极向EOS,NEO,ETH,这些做的好的国际社区学习,我们也意识到,虽然做了18年,但是老狗学新把戏啊,也是捉襟见肘,希望大家能够帮我们跨过难关。

 

苹果会准许ela相当于一个应用市场跑在iOS上吗?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苹果有一些老大哥的要求,以安全的名义,然后把竞争对方排在外面,这个事情不过多评论,肯定是事实,他们要求只能跑像JavaScript的脚本语言,不能是原生语音,其实亦来云的特色就是原生语音,我们第一版一定会支持iOS,安卓,pc,Linux,但是从长期角度讲,ios平台会受限,其功能会是其它系统自己。

请问您是怎么看待区块链项目重叠现象的并能点评下当前这些热点的技术嘛?
——来自用户提问

陈榕:我觉得区块链里面的闪电交易,跨网,很多技术还不成熟,很多人在参与开发,但我想讲两个观点。第一呢,相对于Dapp生态,区块链是一个窄众,适合于一些程序爱好者的开发,跟消费者关系不大。

因为他们并不能直接面向消费者,做出大家喜闻乐见的APP ,那些技术的成熟与否,我们不必特别在意,我也不认为那些研发能够把成本收回来。所以我认为研发是重要的,用那些所谓协议做爱西欧,一定是韭菜。

第二个观点就是,其实我们做生态,比如操作系统,操作系统就是做生态,做APP,繁荣APP生态,那么其实有很多非常成熟的架构,技术,比如信任,app要相信服务,但是服务不相信APP,服务,应用和APP要相信操作系统。这三角关系的信任是几十年,五六十年大家计算机操作系统的研发一个非常固定的模式。

换句话说,两个链之间要跨链,首先这件事重要吗?重要。但是相对于app生态重要吗?就不重要。第二两个链之间要建立起信任,没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第三方作为媒介,几乎是不可能的。

闪电网络的做法,比如说亦来云也用到侧链,这些都是分级缓存,这是计算机最经典的算法,听起来很玄,其实很成熟的思路。
这个其实对学系统的人来说,其实很悲哀。什么是应用,应用是消费者看得见的软件。那什么是系统软件,比如硬盘上有CPU,也有操作系统,也有软件,但是我们从来不说硬盘上的软件是APP,硬盘的软件只是用来处理,比如有些硬盘扇区坏了,跳过去,要容错,读写平衡,要加速,这都是硬盘软件要做的事,可是跟老百姓真的关系不大。

不要以为是软件就是APP,是操作系统就是应用。我们都知道家庭的摄像头都是Linux,家庭摄像头里面的Linux,看看图像就算了,我们家里路由器里面是Linux,我们能上网就算了,谁关心路由器里有应用。那么Linux本身是可以写应用的,比如安卓上有Linux应用,同样是Linux,摄像头里是Linux,路由器里是Linux,苹果手机里有类似Linux的操作系统,安卓里面就是Linux,那么某一些Linux跑的是应用,某些Linux跑的就不是应用,就是系统软件,那么今天区块链行业把这两类软件混为一谈,实际上是非常无知的一种表现。
说过去,互联网是做流量,现在是做协议,区块链做协议就能挣钱,其实做协议任何忽悠爱西欧,这话一点都不靠谱。

做协议,其实比特币的协议还不来自中本聪,或以以太坊的协议,智能合约,然后发爱西欧,这个当然他们做的协议,但主要是他们之间有信任的,有流量的,用户多,用户多就有信任,有信任就有价值,那么其他很多的协议我就不去一一列举了,得罪人多,但是那些协议什么时候能有流量,刚讲到了,老百姓的脑子能记住三件事就不错了,那么做出一百个协议,早就晕了,怎么可能有流量呢?

Linux很流行,这个其实变成宗教了,Uinux我去美国,84年的时候就有了,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Linux基本就是一个山寨版的Uniux,同用户接受度主要是因为互联网,互联网需要开源,两边都能查错,可控,因为如果说这边是Windows,那边是苹果,最后两边之间会有一些问题,因为这些技术问题导致Linux的开源有需求,因为互联网的成长,Linux跟着成长。

但是把Linux作为一种宗教,认为Linux就是原教之主,就是尽善尽美,没有发展余地。我觉得,比如我们99年就知道要有网络os,控制网络流量,能够极大的减少病毒,杜绝网络攻击,在这些研发上其实Linux是非常落后的。

 

二妹:陈总早点休息,结束前跟我们打个招呼吧,明天亦来云也要上线BCEX的BTC交易区了,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吗?

陈榕:感谢BCEX上线ELA,感谢大家参加今晚的活动,凑个热闹,凑个人气,谢谢大家,晚安!

 

作者:BCEX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wXuLdZjFS086zbckPmCUeA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