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锋:EOS是2.0+币工厂,亦来云是3.0+链工厂

2018年6月8日01:36:42 发表评论 10,849 views

2018影响韩锋的三件事:出国、论文、亦来云上线

韩锋:EOS是2.0+币工厂,亦来云是3.0+链工厂

罗智勇:2018年已经过半,这半年哪三件事情对你影响比较深,其中有什么关系?

韩锋:对我影响最大的第一件事是出国。我开始深刻理解国际化是什么,尤其在区块链项目上。而且对去中心化、全球化社区等概念有了更立体的认识。并且,我越来越坚信成功的区块链项目只在一个国家发展希望不大,一定要发展全球化社区。

第二件是我完成了一篇重要论文。我在国内就开始写一篇关于量子非定域性和信息熵之间关系的文章,写的一直不太满意。出国后我遇到一位网名叫“乱舞”的伯克利大学数学系学生,他现在马上要读物理学博士了。经过和“乱舞”的多次讨论,一篇题为《量子非定域性是信息之源》的论文基本就要完成了,这对我是一个非常大的鼓舞。

这篇论文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它对未来我构建自己理论体系很有帮助。未来我希望构建一个从量子非定域性到麦克斯韦妖,到区块链计算思维,再到量子财富观的理论体系,这篇论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其实我出国后才发现,在国外参加国际交流对于研究非常有利。

第三件是今年2月1号亦来云在火币网、新加坡的上线。无论对亦来云还是对于我自己,这事都不同凡响。因为亦来云发展的一直很曲折,微软的前工程师陈榕做亦来云做了十八年,一直希望做一个网上的操作系统,这是他的理想。但亦来云早先融资非常艰难,后来能够拿到富士康郭台铭2亿人民币投资也很不容易。

但是现在,亦来云终于通过区块链基本解决了融资问题。我们准备把亦来云打造成一个区块链驱动的未来智能互联网。我相信如果亦来云成功,对全球开源软件界都将是个非常大的鼓舞。

对话格林斯潘:比特币能像黄金一样保值
罗智勇:二月底,你曾经公开表示计划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筹建一个区块链研究中心,并且五年之内不回国,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目前事情进展怎样?

韩锋:五年只是个大概时间,提出五年基于以下几点:第一,我相信五年以后,中国的环境会更有利于区块链和代币经济的发展,我们可以回去。第二,在国外待五年以上,对于国际化,包括推动亦来云全球社区的发展,应该能打下一个较好的基础。目前这五年很关键,重点肯定是在国外。

罗智勇:五月下旬,你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进行了一次会面交流,主要交流了哪些内容?对于区块链的发展有哪些启示或收获?

韩锋:坦率地说,这次对话对我影响非常大。格林斯潘是担任美联储主席时间最长的金融界老前辈,我们这次谈话的核心是格林斯潘的一个观点:金本位制其实是保护每个人财富的锚定机制。

格林斯潘准备了大量的图表,其中关于金本位制的图表让我印象最深刻,十八世纪牛顿时代,世界上有了金本位制,之后的几百年里,金本位制下全球货币的发行对持币人财富的保值起了某种锚定作用,相当于用缰绳制约着法币的发行,避免了过度通货膨胀。

但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金本位制首先在美国取消了,之后各国法币的发行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从图表可以明显看出,美元相对于金本位制时至少通胀了二十几倍。格林斯潘当时跟我说,法币的超发、通货膨胀实际上是对每个持币人的财富掠夺。

接着,我们讨论了比特币产生的背景。法币的超发引起了很多危机,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同年比特币在这个背景下开始产生。很明显,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时,模拟的就是黄金在历史上的锚定作用。

比如发行总量有限(挖矿就是发行),发行锚定的是计算机算力,用物理上麦克斯韦妖的观点,它一定要耗费天然资源才能产生。另外分布式分散、易分割、便于在互联网上传播交易等特点,都是尽量把比特币当成互联网上的黄金去设计的。

那么,未来比特币能否起到金本位的锚定作用,能在各国法币都超发的情况下保护大家的财富?这一点我跟格林斯潘达成了锚定共识,格林斯潘也认为未来全球金融体系会有锚定,很可能是数字货币(不一定是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会真正保护大家的财富。

目前来看,如果以三四年为周期,单从比特币的价格来说,比特币对持币人财富的保护作用还是很明显的。甚至现在业界也有类似观点。比特大陆的吴忌寒也认为,未来很可能很多小国家的法币发行会锚定比特币,所以他们现在想把全球的算力集合起来,创造一个数字货币的央行。

DAPP是伪命题?亦来云是未来区块链3.0
罗智勇:现在区块链业内都认为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但对于区块链3.0来说,各方的争议比较多。您认为区块链3.0应该如何来定义?在这个时代最有竞争力,最有代表性的会是哪些选手?

韩锋:这是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启动亦来云是一种机缘,先是徐恪老师和我讨论,想在清华大学开设一门课程讲《智能经济与区块链》,讲区块链未来在整个互联网经济或者现代数字经济里究竟发挥什么作用。我们相信,阿里巴巴研究院的研究员、顾问周子衡老师提出的互联网经济带来了交易大爆炸的前提。

周子衡老师把交易大爆炸跟将近两百年前的生产大爆炸等同起来,现在大量的计算机算力,包括人工智能,进入到了交易环节。人类以前有生产的大爆炸,但是没有交易大爆炸,所以交易还是手动行为。两百年来全球经济的发展经常发生生产过剩,交易的发展一直是瓶颈。

而现在产生了以中国为代表的交易大爆炸,按周子衡老师的理论,有其历史的必然。我们把它总结为智能经济,大量高科技的算力、计算思维,包括人工智能进入了社会。

西班牙发现的北美大银矿和加州发现的大金矿都为历史上的生产大爆炸提供了信用资源,交易大爆炸也需要更强有力的信用资源的支持,我们的观点是区块链能够确权每个人的数据,数据是重要的生产要素。

现在的数据并没有确权到个人,成为个人的直接财富,只有区块链的确权,而真正到了那时(数据确权),只有每个人的信用资源极大地增加,所谓的交易大爆炸才能够继续循环地进行下去。否则光说交易大爆炸,比如双十一的交易狂欢,实际上会产生大量的剁手党,仅仅是交易量上去的交易很快会枯竭。

有了区块链以后,整个的历史逻辑才能够形成一个闭环。我们需要区块链的作用是让互联网的所有应用,能够通过区块链锚定确权每个人的数据。区块链现在的发展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比特币和以太坊号称是区块链的1.0和2.0,但它们实际上只有一条链。清华计算机系的陈榕大师兄说:区块链本身只能相当于去中心化的全球计算机,这个概念是由以太坊创始团队提出的,但这个计算机的效率无疑是最低的。它由全球将近上万的节点组成的,它几乎不能运行任何现在真正的应用,也就是APP。所以DAPP的概念如果只有链的话可能是一个伪命题。

我和陈老师认为要有一个互联网上去中介化的操作系统和区块链结合,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当初就是为了在清华开设这样的研究生课程,所以启动亦来云作为一个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互联网项目的计划。当然我们在逻辑上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和探讨,亦来云是未来区块链3.0。

亦来云能真正解决现在大量互联网的各种应用和区块链相结合,它不仅有比特币的可信记账;有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的可信计算;还可以提供可信的运行环境,让所有传统的互联网应用都能够保护个人数据。比如,人们在微信、天猫上的数据真正变成个人的财富,才能支撑中国未来数字经济或智能经济的真正发展,我相信完成了这个历史进程,中国人的财富会急剧地增加。

区块链的历史意义绝不亚于九八年中国发行了房地产证。房地产证让房子终于确权到每个人,变成了私有财产。房地产的确权让普通的中国民众财富开始急剧增长成为可能。在将来,如果每个人的数据都可以进行确权了,那么个人财富的增加效应会远远超过房地产。

罗智勇:亦来云的未来规划非常宏大,它希望把互联网作为底层,把通讯和应用隔离,做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新操作系统。但存在一个关键问题,基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计算,在效率上如何能够解决,亦来云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吗?

韩锋:如果根据陈榕搞计算机的观点来说,如果只有链的话这个问题非常难解决,因为链是一个很弱的分布式计算机,链的计算和实际应用场景的计算设备的计算是互相平行的,不能互相借用,亦来云是一个架构在互联网上的操作系统,是架构在所有的设备上(手机、PC、云计算的服务器),这些都是云计算的基础。

那么在跟区块链结合时。亦来云上的虚拟机是跑在互联网上、云计算上、云设备上的,不是像以太坊那样跑在链本身上的,如果虚拟机只能跑到链上的话,虚拟机是无法运行的,更无法在现实中真正的应用,所以未来需要把云计算和区块链的计算能力交叉结合。我们认为在区块链3.0之前区块链的运算跟我们现实的互联网上的运算是两个平行的计算世界。亦来云希望把它交叉起来,可以形成一个二维世界。

罗智勇:亦来云项目目前进展到什么样的状态了?2018年的规划是什么?

韩锋:亦来云第一版白皮书出来后,业界很多人认为这个计划太过庞大了,他们对于能否实现持很高的怀疑态度。而我之所以敢做亦来云的第二次起步的联合创始人,很大是信赖亦来云之前的十八年积累。陈榕大师兄非常不容易,他2000年从国外回来,是中国人第一个敢去碰操作系统开发的(因为操作系统的开发从表面看并不能直接创造效益)。资金来源也很不确定,而且需要相当庞大的资金,这不是开发一个小型的APP,但他经历了十八年,中间经历的波折足够拍成非常精彩的电视剧。

这是为了将来中国软件业能够将来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甚至可以达到顶峰的历史性过程,他们坚持了下来。在这个基础上亦来云已经开源了一千万行代码,其中有四百万行是原创的。当然有了区块链以后,代币经济的发展会极大地推动未来开源软件技术计划的发展,因为有了一定的激励机制,可以看得到收益。以前陈榕到处去化缘,吸引一些有限的资金去推动很不容易,但是出现了区块链代币经济的机制,情况改善了很多。

从目前看来,全球的开发社区正在蓬勃的发展,七八月就能公开它的SDK,主链侧链这方面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些应用了,甚至能够让有些项目直接开发侧链。所以有一种说法是,以太坊现在是币工厂,亦来云未来会发展成链工厂,你可以根据你的共识,在上面搭一个侧链。

在2018年底或是2019年年初,我们相信会有真正的可信计算环境,那时,现实中大量真正的互联网上的应用程序,也就是所谓APP,能够在亦来云上和区块链结合运行起来。我相信那个时候会有区块链工业爆发性发展的春天到来。

现在当然已经有很多好苗子出现,比如Fresco、温哥华电影工业等,他们都希望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电影发行体制。而这些非常有希望的应用,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那才真正是区块链对于未来数字经济发展起了极大推动作用的时代到来。

EOS属于区块链2.0,亦来云要赶超它
罗智勇:在过去这几个月,整个区块链行业最火爆的话题是EOS的主网上线,网络上充斥着各种正面负面的观点,看好者有之,看空者亦有之。对此,韩老师有什么样的看法呢?你觉得EOS和亦来云之间算是竞品关系吗?未来亦来云与EOS之间的定位和关系将会是什么?

韩锋:但凡有项目,大家习惯性的会拿来做对比。我并没有太深入的去研究过EOS,接触的媒介也只有业界分享的一些介绍EOS的文章。我觉得EOS是希望改良以太坊,也就是说它自己也承认它是属于区块链2.0范畴的,所以EOS尤其想集中解决以太坊的交易速度的问题,即如何提高TPS。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如果真的能够按照EOS所预想的——TPS有所提升,那么未来智能合约将会更大规模的应用在一些金融场景里。

一开始很多人会把EOS解读成一个操作系统,实际上并不是。关于这一点,BM是持有一种科学的态度的,他并没有胡吹,因此我认为BM本人还是非常客观、理性的。EOS能够非常快地发展起来一个全球的开发者社区,对此我们是很钦佩的,要虚心向它学习。希望到明年亦来云的开发者社区能够赶上甚至超越EOS,这是我们的目标。

罗智勇:目前在3.0时代布局的比较有实力的选手中,你认为能称得上是亦来云真正的竞争对手的有哪几个?目前的态势格局能否简单的陈述一下?

韩锋:严格意义上的对手是不太好匹配的,但是现在确实有一些很底层的、致力于解决去中心化存储和去中心化计算问题的一些项目,是跟亦来云有很多类似的构想的,比如说Blockstack、IPFS,包括telegram也宣称要开发一个点到点的通讯网络。

我认为大家不是简单的竞争关系,而是在共同打造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的、点到点的、能够保护每个人的数据的、保护每个人程序的创新互联网,这才是未来区块链发展真正的前景和意义。

罗智勇:好的,非常感谢韩老师今天的精彩分享,让我们更系统地了解了亦来云的布局和未来的发展规划,我们也非常期待未来能够看到亦来云,以及整个行业底层开发的这些项目团队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

来源:起风财经

链接:https://www.elastos.org/zh/fi01/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