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创始人:我不看币价,短期看币价跟赌博差不多!

2018年4月4日18:28:29 发表评论 8,357 views

亦来云创始人:我不看币价,短期看币价跟赌博差不多!

二妹:欢迎我们的直播嘉宾陈榕陈总,请陈总给大家打个招呼吧。

陈榕:大家晚上好,我是陈榕

用户提问:为什么给项目起名叫亦来云,而不是别的名字,这个名字有什么来历吗?

陈榕:亦来云的名字是因为英文叫Elastos,跟亦来云有点像。然后呢,还有个词儿叫人云亦云嘛,既然那么多人说区块链说物联网,那我们也来说一说。

用户提问:亦来云现在进行到什么进度?

陈榕:亦来云现在公链已经上线了,也发了ELA,亦来云的第二层是做一个去中心的运营商,去中心的P2P网,也已经开源了。

用户提问:eos被称为区块链操作系统,亦来云也同样称为操作系统,两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陈榕:我给大家扫个盲吧。EOS说它比以太坊快,每秒钟能做多少个TPS,就是每秒钟能做多少次事务处理。那么大家知道装电脑的时候,电脑就问你这个CPU的主屏是多少,那做操作系统的时候呢,一般不问操作系统有多快,因为操作系统装到一个快的计算机它就快,装到一个慢的计算机它就慢。所以呢,说自己快,好像听起来很牛逼,其实它不是操作系统。

用原生CPU指令做虚拟机的并不多,一般虚拟机都是解释执行,能够用原生C++做虚拟机的并不多。

用户提问:亦来云流通量不是很多,以后会考虑增发吗?

陈榕:亦来云也不会考虑增发,每年通胀4%,其它的也没想,因为白皮书限定我们发了3300万个ELA,然后每年增发4%,其中4%的70%,就是2.8,是留给挖矿,4%的30%,也就是1.2,是留给开发者。因为智能万维网要用心经营下去。

用户提问:亦来云跟和欣有什么关联?

陈榕:亦来云和和欣的关系,和欣是老的名字,和欣当时的英文名也叫Elastos,2002年起的,亦来云的英文名也是Elastos,所以这两个中文词对应的英文名字是一样的,只是一个是以前的,一个是新的。

用户提问:相比较与同类产品亦来云有什么优势?

陈榕:跟亦来云最接近的同类产品是微软的Windows10,就是C++版写的虚拟机,那跟windows10最大的差别当然是成熟度背后资源的差别,除此以外,windows10不开源,windows10是面向PC的,那亦来云是面向互联网的。

用户提问:亦来云有考虑做市值管理吗?

陈榕:亦来云的市值管理我们也在慢慢学习中,原来我们也有很多经验不足的地方,因为一下子牵扯到了方方面面,我们都在学习。

用户提问:和上汽合作的新闻是真的吗?

陈榕:在亦来云项目做区块链之前,我们确实是和上汽做过一款研发的项目,才看到智能驾驶和安全物联网的事情,用到了亦来云的操作系统。但是呢,新闻报导说,上汽未来会用亦来云,我觉得稍微夸张了,因为上汽里面的研发项目其实很多,上汽的汽车要上一个新的操作系统,这是一个非常保守非常漫长的事情。

用户提问:亦来云对用户场景有什么影响?

陈榕:亦来云对用户场景有什么影响,其实我们想想今天的互联网,大家没有一个ID,有很多人假冒身份甚至网络攻击,我们也没辙,老百姓斗不过坏人,所以只得靠大哥帮忙,比如说,苹果帮我们解决安全问题,腾讯帮我们解决ID的真实性问题,当然我们也得交保护费,那么如果用亦来云呢?就希望这个互联网是开源的,然后有ID,大家能够去中介,作者和用户能得到更多的利益。

用户提问:阿里的os云,和亦来云是一个概念吗?

陈榕:说说阿里云OS,今天的OS很多人理解的就是每个操作系统就管一个硬件,PC的操作系统说windows,iPhone手机的操作系统是IOS,那么阿里云也在做阿里云手机的操作系统,那么亦来云讲的是虚拟机的操作系统,不是讲的PC或手机的物理机操作系统,这是我们跟其他操作系统最大的不同。

那么另一个角度的不同呢,我们做的是互联网,大家知道像物联网,或者是IOT,internet of things,IOT物联网,大家想想中文名字,物联网,其实讲的是个网,物联,是个形容词,网是名词,那么物联网其实讲的是网,可是大家在讲物联网的时候讲的都是物OS,就是things的OS,比如传感器OS,路由器OS,摄像头OS,其实它们不是物联网OS。

那一个网络的安全,实际上是靠网络OS来解决的,这方面研发是非常薄弱的。1992年的时候,有个公司叫升阳,叫sunmicro,它发明了一个语言叫java,当时的设计者就提出了网络是个计算机,拿今天的概念来讲,就是javaVM,就是在PC上要跑好多的VM,或者呢,咱们叫云计算,也叫弹性计算,就是在云里跑好多的虚拟机,所以从java在PC上跑javaVM,或者云计算在云服务器里跑虚拟机,这个概念慢慢开始被接受了。

那么,既然是云里跑虚拟机或者手机上跑虚拟机,虚拟机里面的应用是没办法知道两个虚拟之间的距离的,虚拟机的应用跑在一个虚拟机里,不知道另一个虚拟机离它有多远,可能远在天边,可能近在眼前。

这个时候呢,我们就可以把互联网想成是一台计算机了,因为一台计算机上跑了两个VM,或者一台计算机上跑了10个VM,和互联网上跑百万个VM千万个VM,这在工程上是等价的,所以我们就可以把互联网想象成是一个计算机。

这样想的好处,表面上用户的感受没多大的区别,比如该看电影看电影,该打游戏打游戏,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虚拟机之间,所有的通讯都被网络操作系统接管了,这个时候再做隐私、隐私泄露、病毒攻击,或者是网络攻击,其实都是非常困难了,现在的互联网,到处都是隐私泄露,大数据窃取用户信息,病毒攻击,伪造网站,屡见不鲜,我们需要有网络OS把这些事情统一管理起来。

当然管起来又分两个角度,找个运营商来管,虽然可以管,但是运营商不够公平公正,在互联网上,如果是中国运营商,美国用户就有疑问,如果是美国运营商,中国用户就有疑问,怎样让全世界用户有一个公平公正的运营商,这个时候就牵扯到一个去中心的网络OS的事情,那这个就是亦来云。

用户提问:如果一个软件开放源代码,那么会不会被更多人更容易发现漏洞和攻击?

陈榕:开源不见得就有更多的漏洞被人攻击,比如说比特币开源了,但是大家从里面偷不走钱,最主要的问题是你不开源,你很难让大家去信,比如说比特币要是不开源,大家怎么知道钱包的钱都互相打到哪里去了呢,在互联网上不开源,怎么知道这些网有没有人在监听,有没有人在偷你的数据,你是没办法相信的。

用户提问:亦来云团队是如何坚守创业心和专注力的?

陈榕:创业心倒也是说不上,说打造中国的操作系统呢,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团队都是中国员工,一直在中国走了17年,但其实我的理想还是觉得让世界有个安全的网络,让全世界人民受益,一味强调中国如何,角度是比较窄的。

大家听过一个词叫“爱 国 贼”,就是过分强调中国,其实让其他民族的人会非常不舒服,所以我们既然都在电报群,大家也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人嘛都有人性,人性很多都是共通的,我们更多应该看到世界上的人,绝大部分的DNA都是相同的,我们跟猴子的DNA也只有 2%的差别。所以真的不应该老说中国人如何,外国人如何。

其实专注也一样,回头看17年好像我只干了这一件事,但是平心而论,第一也不会做别的,第二呢,其实是信念使我们坚持到了今天,在过程中,windows10也证实了我们的想法是对的,只是中间可能遇到各种财务上或者资源或者学习上的困难,我想,如果我们放弃了,今天也就没有亦来云的机会了。

用户提问:亦来云未来的发展计划是什么?

陈榕:我希望我们到今年智能万维网能够有雏形,有刚才讲的几类的DAPP,有这个一些生态,我们计划今年能够布40000个智能路由器或者机顶盒作为P2P网的落地节点,然后有40000个节点,我们希望有几十万的用户再用DAPP,我觉得我们ELA的拥有者,应该问我们的这些目标能不能达到。

到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基本要把smartweb雏形做出来,刚才讲到我们的六大特色里面的第四条,会有一些网站基于共识,网站基于共识其实就是基于智能合约,比如说十个虚拟机跑一个侧链,上边跑一个智能合约,我们当然会优先考虑采用NEO的智能合约,将来也有可能支持EOS,ETH的智能合约。

用户提问:陈老师能讲下亦来云团队达鸿飞主要负责哪方面吗?

陈榕:达鸿飞是我们亦来云的天使投资人,他在我们发币的时候给与了很大的帮助,我们第一条的公链有很多技术方案也是跟NEO团队讨论的,然后共同来完成的,现在很多侧链钱包都是我们独立自主完成的。

用户提问:据说亦来云一路走来已经18年了?

陈榕:亦来云十八年,其实最早的开始就是因为微软设计.netos,那么我相信呢,网络用一个网络操作系统管起来,会让网络更安全。

这件事呢,我在最近一个访谈里面也讲了,其实我们走了很多弯路,我刚回国的采取了微软高大上的做法,自己设计操作系统API,自己设计IDE,开发环境,然后软件开发工具测试工具,有些是必须要做的,也有些太高大上了没有接中国的地气,错过了中国互联网的大潮。

走了很多的弯路了,所以十八年呢其实可圈可点,走的弯路远远多于成功的喜悦,但是不管怎么样呢,我们还是坎坷的向前走,十八年就算走的再慢,起码现在跑步追的话没个两三年也是做不了这么多事情的,像刚才我说的现在我们每个月一个节点,如果是一个今天的创业公司,每个月做一个节点是不可能的。

用户提问:据了解,亦来云一开始方向并不是区块链,是怎样的契机让您要让陈榕:亦来云与区块链进行结合呢?

陈榕: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网络操作系统,其实结合区块链主要是说这个网络不是由微软和谷歌控制了,应该是由区块链让它相当于一个机器人当的运营商,然后让它自动运营。

亦来云更多的是一个虚拟机,或者说是一个智能万维网的的浏览器,我们为什么叫智能浏览器,名字来源于智能手机,智能手机是能跑应用的手机,原来的web有个浏览器,但是它跑不了程序,最近慢慢看见微信小程序要跑程序了,但是过去的十几年是没跑程序的,我们希望未来的网络是跑程序的,所以叫做智能万维网。

用户提问:亦来云社区建设的整体规划是怎样的?我们了解到目前有些项目如EOS,NEO等对于开发者给予了很多支持帮助及激励,ELA对开发者创建DApp将会给予怎样的支持和激励?

陈榕:这个问题倒是很好,我们也注意到NEO有98%的开发者在海外,那我们也向他们学习,然后我们最近也刚刚组织硅谷的开发团队,刚才前面讲到,我们找到了非常有激情的硅谷这个资深的工程师,加盟了我们社区,现在正在筹划把我们的开发方式工具等都与国际的流行做法来对接,这件事情刚刚开始。

然后我们的白皮书里也规划了相当多的ELA的币,会用来airjump,或者鼓励我的DAPP,因为一个操作系统的成功只有上边的生态DAPP成功,操作系统才能成功的,这个是我们意识到的,有非常深刻的感受。

我们最近社区做的还不错,比如在去年12月,今年的1月3月,基本每月都会做meetup,人员爆棚,我们亦来云的电报群也是非常活跃的,开发者社区也在组织,一天24小时有志愿者回答大家的问题。

总之我们要积极向EOS,NEO,ETH,这些做的好的国际社区学习,我们也意识到,虽然做了18年,但是老狗学新把戏啊,也是捉襟见肘,希望大家能够帮我们跨过难关。

二妹:陈总早点休息,结束前跟我们打个招呼吧,明天亦来云也要上线BCEX的BTC交易区了,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吗?

陈榕:感谢BCEX上线ELA,感谢大家参加今晚的活动,凑个热闹,凑个人气,谢谢大家,晚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