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亿美元估值,日活却8500,区块链史诗级泡沫迎降温

2018年9月2日11:10:58 发表评论 16,903 views

序言

区块链的火热与以太坊DApp的日活跃量窘境正形成巨大反差。

日前,世界区块链基金联盟的首席投资官张人蟠披露,以太坊上1700多个应用的日活跃量仅8000左右。高度财经注意到,这与以太坊8月30日290亿美元的市值形成巨大落差。

Facebook7月25日公布二季报,日活14.7亿,估值6298.18亿美元,是以太坊的20倍,日活却达到以太坊的18.3万倍!BB钱包创始人郑昕伟表示,与互联网相比,以太坊的日活可以忽略不计。

众所周知,区块链要想实现真正的技术普及,并让更多人可以真正应用,就必须依靠能够切实落地的DApp。然而现实击碎梦想,我们是否还能有理由期待,EOS是目前看来成功概率最大的DApp公链?

公链们的颓势

普华永道于8月27日发布了《2018全球区块链调查报告》,调研了全球15个地区约600名高管,84%的受访者表示:其公司至少涉及了区块链相关技术。“每个人都在谈论区块链,没有人愿意被抛在后面。”

咨询公司Gartner预测,到2030年,区块链将产生超过3万亿美元的年度商业价值。巨头们也大力投入。

阿里巴巴已成为全球区块链专利技术最多的公司。据CB Insight报告显示,在2012年至2017年最活跃的区块链领域企业投资者名单中,谷歌名列第二。伦敦、迪拜、日本、马耳他也纷纷为区块链制定战略,力争成为世界区块链中心。

然区块链的炙手可热却难掩DApp用户量的羸弱。

目前的DApp应用仅主要布局在以太坊和EOS上。观察者认为,依以太坊目前的市值,依据互联网经验,用户日活或在百万级,然而DAppRadar的数据显示,以太坊所有DApp的日活目前仅8500上下。

这也部分解释了以太坊从1440美元高点跌到目前279美元的原因——泡沫实在有点大。

对于目前窘境,Arcblock的创始人冒志鸿此前批评以太坊和EOS通用计算环境过于大而全,实际难以达到,并力主公链回归单一功能,采用Unix的哲学“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

冒志鸿认为,目前用户不活跃是因为用户基数不够,应用数量不够。93年的互联网同样没什么活跃用户。

这与数量庞大的炒币人数形成了巨大反差。

以太坊每秒处理的消息数15-30tps和DApp的设计之差、应用不便(安装步骤多)成为了诟病的主因。去中心化的司法协议Kleros的创始人Federico Ast指出:

当然,最早的汽车比马慢,也更贵。发送第一封电子邮件比传统邮件要更昂贵,但新技术的性能是呈指数级增长的。新技术一开始可能是一个‘愚蠢的实验’,但这可能是彻底重新思考的第一步。

Bladon也说了类似的话:“集中式解决方案在便利性方面难以被超越,他们更快,更简单,更可靠。与亚马逊网络服务相比,以太坊处理费用高出1.5亿倍。”

消费者意识到去中心化的力量的时候,Hindman说:“毕竟,DApps仍处于婴儿阶段,区块链世界正在迅速赶上它的愿景。”

“这是个必然的过程,目前大众可能高估了区块链的现状,但低估了成长性和未来”,不过冒志鸿指出,“这里的DApp日活应该是实际有区块链交易的日活,和移动App、Web的日活概念有区别。”

比如以太坊日活排名第一的交易所Index,虽然日活2321人,但是日交易额却高达1.85万美元,7天交易额高达9.5万美元,人均交易额高达7.98美元。这说明DApp已经具有一定的赚钱能力。

然而冒志鸿指出,这其实不是收入,而是类似GMV(成交总额),他们的收入应该只算交易费,其实并没有多少。

相比之下,EOS排名第一的游戏Knight,人均交易额高达60.99美元,远胜以太坊榜首Index的7.98美元。

EOS刚刚于6月15日上线,目前EOS实测能够达到3300TPS,理论上通过并行链的方式,最高可实现百万次的TPS数据吞吐量,为EOS链上各类玩法、多人在线的游戏DAPP运行打下了性能基础。

但目前EOS上的DApp流量也有限。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主网上线仅2个半月,DAppRadar显示,EOS上日活超过300的DApp已有3款,一款游戏EOS Knight以日活960位居榜首,其它两款为博彩,与以太坊情况类似。

Block.one开发关系负责人Serg Metelin在《EXclusive:What will it take for blockchain to achieve mass adoption》(《专访:区块链如何才能实现大规模应用?》)中表示,区块链和其智能合约直接解决了现有业务和通讯模式在成本、交易速度和透明度方面的核心问题。

北京邮电大学的博士吕文哲认为,EOS之所以胜过以太坊在于,以太坊主要实现一个图灵完备的训练机,并引入智能合约,而EOS的最大价值则是商用。

首先,EOS的开发是基于Graphene框架,其次,EOS内置了WebAssembly的一个虚拟机,本质上来说就是,把不同的语言编译成合约能理解的语言。

最后,EOS给DApp基本实现了免费。它利用系统通胀支付超级节点执行智能合约的手续费(Gas),DApp用户无需付费。按照BM的构想,就是最初设定一个Token的总数,然后再设定一个通胀率,通胀率用来支付维护网络的人的工资。

假设玩家们参与一些区块链游戏,由于其本质是一种投机行为,支付手续费是合理的。如果假设未来用户手机上一半App的功能都上链的话,每一项操作都需要手续费,这显然无法令人承受。所以为了EOS大规模使用,它必须实现DApp用户免费。(但实际并不如此,后文还会提到)。

EOS的技术优势是明显的,在EOS上开发Challenge游戏的Kent Eskam表示,速度和无缝性是只有EOS才能提供的优势。

这引起了人们对以太坊行情进一步下跌的担忧。

不过Topfund总裁刘思宇将以太坊下跌归于7月份ICO总募资规模下降了90%以上,难以支撑ETH这么庞大的市值。因为项目方募集的ETH贬值压力大,为了维持团队和项目的正常运行,ETH必然会迎来大幅的抛售,上周数据统计,预计有36%左右的项目方大量抛售ETH。

但也有极豆资本合伙人王秦认为,(以太坊)在分片技术和共识机制(POS)方面突破之后,行情会止跌。

在另一方面,EOS的优势还有待实践检验。

据互链脉搏统计,EOS主网上线3天整后,EOS项目索引EOS Index网站共收录有189个项目,大致可以分为交易所、数字钱包、社交、游戏、房地产、旅行、就业等19个大类。而在“其他”分类下,还包括矿池、工业物联网等场景下的20个“冷门”项目。

冒志鸿判断,总而言之,现在还是区块链的早期,用户不多,应用不丰富,基础架构不完善,还有待提高。

DApps的突围之困

先来看看什么是DApp。

DApp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应用,不像建立在IOS和安卓平台上的传统应用,DApps直接链接用户和开发者,不需要中间人运营管理代码和用户数据。建立DApp不需要批准,没有公司和中心化的组织能够改变平台的规则。

不同的DApp会采用不同的底层区块链开发平台和共识机制,或者自行发布Token(也可以使用基于相同区块链平台的通用代币)。

仔细观察以太坊日活300以上的8款DApp,3款交易所、2款游戏、2款博彩(+1款高风险)。

其中PoWH3D项目的玩法基本上承袭庞氏骗局的模式:投资者买入项目方的代币,代币持有者之间可以在项目的交易所上进行交易,但是每次交易要收取 10% 的手续费(ETH)进入公共池里,公共池会把手续费发放给所有投资者。

也就是说买了这个币之后就算不交易,不买卖,光靠吃手续费也能躺着赚,只是按照投资金额的多少,每次赚的数量不一样。

无论是行情暴涨,交易所内的交易火热,还是行情下跌,交易所内的人们开始抛售,其产生的巨额交易费也可以让投资者赚到钱。但是当币值持续下降的时候,手续费再多也无法弥补投资的成本,之前投资的人很难再拿回收益。

这个时候就需要不断地拉新人进来填坑,通过起初几次的大额交易费来向之前的投资者贡献收益。但是这种模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收益越来越低,大家也会察觉这个项目有问题。

此前风靡一时的Cryptokitties被游戏开发者评价为一款击鼓传花的游戏,Fomo3D也被归类为博彩,与PoWH3D放在一起,可见以太坊开发空间的捉襟见肘,DApp类型的匮乏。

再来看EOS榜首的Knight,8月21日,EOS主网上首款RPG游戏“EOS Knights(骑士)”正式推出web版。

这款游戏具有一定门槛。首先参与者得有一个EOS账号,这个游戏并不支持新建账号。此外,玩家账号还得质押一定的EOS获得足够的资源,才能参与这个游戏。对于目前依然昂贵的RAM,倒是不用担心,账户里有基本的ram就可以满足。

另外,因为玩家所有操作是上链的,假设玩家每天进行50次操作,那么应该需要大约0.3秒(300毫秒)的CPU。根据此前的经验,当CPU稀缺时,大概需要质押15个EOS才能获得0.3秒。

然后,玩家还需要安装Chrome浏览器插件Scatter 钱包,这个是EOS用户必装的。

游戏并不复杂,仅仅是骑士和怪物远远地对砍,还有购买出售各种装备,可玩性不强。

开发团队有清晰的盈利模式。EOSknight每增加一个用户,就能拿0.7个EOS,交易市场要收1%的手续费(未卖出取消不收),还有售卖勇士提升level等级的能量水(目前第一周官方免费送1万)等。

此外,细节设计到位。一个用户同时只能出售3件物品,保证了市场供需平衡,不会像以太猫那样一时间大家都在往外卖;每个用户最多只能放置28件宝物,多余的可以换成能量水,这样就不会像以太猫那样,每个人都弄了一堆无处安置的猫。

Coinbase于上周发表了一篇广为转载的文章《为什么设计是加密货币的杀手级应用》。当互联网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人们不可能预测20年后会用它来共享他们的房屋和汽车(多亏了Airbnb和Lyft)。

然而Coinbase指出了比特币设计的几大挑战:1、比特币地址是一个由34个无意义字符组成的字符串;2、用户可以买一个完整的比特币,但也可以买最小的单位satoshi。一个satoshi是一个比特币的1亿分之一。那么如何显示非常长的小数并使它们有意义?

冒志鸿认为,DApps的突围之道还是要靠应用,应用多了(用户)就会多,形成正反馈。

虽然底层公链的tps和可扩展性限制了DApp拥有像互联网那样丰富的应用,去中心化也不可能拥有中心化那样的效率,但是现在毕竟已经到了开发DApp的一个风口,对于创业者应勿失机会。

 

 王熙喜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XRio8gE3WtcsMkWkiK6jXA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