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创始人陈榕专访:区块链的最大贡献是建立信任

2018年10月10日18:26:59 发表评论 2,165 views

2018年2月,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在微信群专访薛蛮子,开启了“王峰十问”内容运营模式。作为上市公司的老总,王峰的“十问”得到了业内极高的评价,“今天没有王峰十问,明天哪来财经头条”。3月19日,王峰十问迎来了又一位重量级嘉宾——陈榕。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专访:区块链的最大贡献是建立信任

陈榕的名字不常见诸媒体,但他确是中国甚至世界互联网发展的见证者。恢复高考后,他是第一批考上清华大学的学生;后来到中国科学院参与研究汉卡,五位研究员中的一位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柳传志;再后来出国,在美国一等一的学府伊利诺伊大学研究计算机操作系统;曾在微软工作,还是微软IE的第十号员工。20多年来一直在研发一线,是许多人的榜样,2004年《程序员杂志》还将他列为“影响中国软件开发的20人”中第一位。

这位科技互联网的前辈虽然几度功败垂成,却因区块链的到来,很可能把握住了从底层重构互联网的机会。在区块链浪潮席卷中国时,陈榕已是遥遥领先的弄潮儿。现在,他的身份是亦来云创始人、策划人,亦来云基金会理事长。

希鸥网了解到,8月25日,亦来云在泰国清迈举行一周年年会,会上宣布了四个消息。第一,正式宣布将比特大陆旗下BTC.com矿池算力接入ELA主网,开始与BTC联合挖矿;第二,宣布Cyber Republic的诞生,在Cyber Republic,企业家和开发人员可以在Elastos上实现各种应用场景的梦想并获得ELA代币奖励;第三,Elastos宣布推出Alpha版Elastos Smartweb;第四,Elastos宣布销毁45.34万枚未募集额度的ELA。

亦来云是什么?

亦来云(Elastos)是全球第一个让区块链的可信能够传递到用户日常场景的操作系统。以区块链为可信基础,结合Elastos 的沙箱隔离机制和网络隔离机制,让数字资产可以被确权、数量有限(稀缺)、可交易和可消费。让人人都能拥有数字资产,变现未来财富,从而将互联网打造为智能经济生态圈。

希鸥网获悉,亦来云(Elastos)是开源的软件系统,其研发过程中受到了富士康等产业巨头超过两个亿人民币的赞助支持,已开源了上千万行源代码,包括超过四百万行原创开发的源代码。原计划在古典商业领域有一番作为的亦来云,却在区块链时代发现了更大的市场前景。

与陈榕共同进入区块链赛道的是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他是清华大学量子物理博士生,早在2014年参与创办亚洲最早的区块链组织DACA协会,并担任秘书长至今。要知道,这比全民尽知区块链还早3年时间。在2017年6月,韩锋将1000万元捐给了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这笔钱是他投资比特币和区块链项目收益的一部分。

陈榕和韩锋等人经过数十次讨论达成了共识:一个去中心化的全自动智能经济需要一个安全并且可用的操作系统。Elastos 可以很好地保护数字内容、隐私不被泄露、不被窃取;而区块链可以为数字内容颁发 ID(权证),确认数字内容产权和可交易。两者结合为信息时代的互联网提供“私有产权”的经济基础,也有望将互联网智能经济推进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更多陈榕老师关于亦来云(Elastos)和区块链的内容,请看希鸥网专访QA。

记者:您是看到了什么机会,或市场痛点,决定做亦来云这个项目?亦来云是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万维网,能否向普通读者讲解下,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和传统互联网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未来这两个有什么交集和不同呢?

陈榕:区块链本身是无法做事的,大家说区块链可以改变人类,但区块链无法直接达到这个目标,而是间接达到这个目标。老百姓关注的不是区块链本身,而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达到的结果。

以APP为例,APP是人们交互的软件,但还有很多软件是看不见的,比如声卡、网卡、硬盘上的软件等,它们不和人们直接打交道,却间接地影响我们的生活。直接影响我们生活的一定是老百姓看得见的,那些看不见的系统软件曾经也叫APP。只不过曾经的APP现在已经不再叫APP了,不应该让老百姓看见,不能以此忽悠老百姓。

老百姓应不应该看到区块链?DApp要不要叫老百姓看见?老百姓应不应该看见智能合约?如果能看见,一个区块链能跑多少,能让多少人使用。区块链本身不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而是间接发生作用,这就是我们两年前做这件事最大的出发点。

链上链下这个说法我就不认可,因为“链”根本就不应该被老百姓看见,就像硬盘在电脑里,一般情况下就不应该看到硬盘,看到的仅是跟自身交互的地方。刻意的强调“链”是一件牵强的事,“链”是指我要在“链”上建立信任,在互联网上建立信任,它的背后不直接与用户交互。

什么在“链”上产生,什么在“链”下跑,用户是不关心的,只有其设计者才关心,拿里面的设计内容说事,其实是欺骗老百姓。普通人做投资不需要知道什么是链,只要知道有没有信任就行了。原来的互联网上也没有信任,但现在的互联网上有信任了。就像原来的非洲国家没有身份证,但现在也有身份证了。老百姓只需要关心有证和没证的不同,而不需要关心代表信任的“身份证”是否是在“链”上做的。

记者:目前整个行业都在推动去中心化和自动化的实现,也看到陈榕老师在讲区块链不是一个去中心化和分布式的概念,那么您认为现实世界中哪些环节应该去中心化呢,这又将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变革?

陈榕:“去中心”是基于多方平等产生的,而不是一个中心管着大家。消费者看区块链,就是一个账本,仅有一个账本,就不存在多方,没有去中心。可能传统的账本是一个人记,而区块链的账本五个人记,但从外部来看是没有区别的。其差别就在于是否可信,可信的账本是由五个人记。

从区块链内部来说,这五个人是平等的,也就是说这五个人用去中心的办法完成了一个账本,产生信任。区块链用去中心的办法记账,一个人用中心的办法记账,对看到账本的人来说都是一个账本,仅仅是“更可信”和“不可信”的区别。

去中心的另一方面是指,账本之外还有一群人,这群人讨论谁是中心、谁给大家发账本时会产生信任的问题,无法相互说服。而区块链则是一个中介,是第三方,发账本对外面的用户来说也是去中心的做法。对内是用去中心的办法完成的,对外是一个中介,实现外部用户的去中心。用程序作为中介,能让互联网的人去中心,但区块链把二者弄混了。

去中心化,还有一层简单的意思,即大家商量。这在现代社会是很自然的事情,是一种很简单的组织形式。比如互联网有很多国家在做,大国小国应该是一律平等的,哪个国家来做中心?从这个角度讲,亦来云网络操作系统是去中心的。

记者:陈榕老师在技术功底非常深厚,也指出了一些诸如以太坊、EOS的问题,以及区块链的追求高TPS的方向的一些发声,请问陈榕老师对区块链未来发展前景最看好的是哪几个方向呢?

陈榕:区块链建立的是信任,本身是不能直接用的,信任能让生意更好做。金刚经上说,“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就是告诉我们看事情不能停留在表象上。大家都认为区块链是记账的,而我恰恰认为区块链做不了记账的服务。区块链可以有钱包,即一个ID,但记账记得很慢。

区块链是一个账本,但我不认为区块链只是一个账本。虽然区块链是在记账,但恰恰是记账最差的一种方式。区块链可以更有诚信,但记账速度无法同人类和计算机相比。平常的会计师采用分布式记账法,分工合作,而基于不信任产生的区块链,是重复劳动,自然不如其中任意一个活动节点的计算机,当然更不如阿里云中一堆分工合作的计算机群。

我认为区块链主要有三个功能:

第一,身份认证。全世界范围内的互联网用户都没有身份证,容易混淆身份,形成诈骗。而互联网身份证,让区块链这一第三方中介发放更为合适,没有国家之分。只需要一个ID,提交身份证号,便可访问网站。

第二,公证处功能。基于区块链技术,可证明谁是文章的原作者,同电脑文件一样,每一个文件都有一个唯一的标识,称之为“哈希”,如果将这个标识放到区块链上,便可以记录文章的写作时间、作者等信息,形成哈希值。任何时候将文章提供给法官,法官只需求出哈希值,便可以在区块链确认原作者。这就是存证的功能,也就是说区块链相当于一个全世界范围互联网的公证处。

第三,工商局作用。每一个商品生产后,都会产生一个唯一的条码(凭条),并存储于工信部门。而互联网原来是没有ID的,没有唯一的码。因为互联网跨越国际,无论哪个国家发这个凭条都会产生信任的问题,如果互联网上有一个工商局,用户需要什么就给出什么,就方便多了,而区块链就可以做发放凭条的工商局。

记者:最近亦来云刚刚举办了年会,这一年您最满意的成果是什么?您如何评价这个项目到现在为止取得的成绩?

陈榕:最满意的成果就是Smartweb成功发布了Alpha版本,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有人说我们开发速度很快,有人说我们开发速度不快,还有人讨论我们花费的多少。其实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在所有落地的应用项目上属于非常大的,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用这么有限的资源完成,我个人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

记者:年会上也说到了社区共治,这意味着功成身退?

陈榕:互联网只有一个,是大家共有的,但上面的生态有很多个,我一辈子是在做操作系统的,一辈子是在做生态的。其实做生态,就是一个系统多个应用,我到底是做系统还是做应用,就是黑屋内还是黑屋外的问题。

今天我们的Alpha版就说明这个黑屋基本在了,黑屋在了以后就是更多的人能不能用我们的服务的问题,这个时候就要让年轻人来做。

操作系统本身只管安全,只管秩序,不管DApp本身怎么做,有了这个Alpha版的Smartweb以后,其实大家更多的是做出五彩缤纷的应用,这一点我就没有那么多的经验,所以让年轻人来做,让更多的人来做。我更多的是来启发、鼓励大家,讲讲道理。

记者:从7月份开始,有些人认为区块链的声音没有之前大了,您如何看待当前区块链的市场(行情、状况)?您对区块链的发展持什么态度?

陈榕:币价下跌,其实很大程度上和前不久快速的上涨有关。市场上不止有一千种Token,但真正有技术含量或者有流量的其实并不多。比特币从2009年上线到2012年,市场的刚需才逐步被人发现,在2013年迎来了第一次的浪潮。之后像以太坊是来自于比特币的融资,以致于以太坊后来成为很多ICO的融资渠道。这些其实都是大量流量的结果,也就是要有人用,导致了一些刚需。

今天的很多区块链创业公司一开始就去改进以太坊、改进比特币,不是说改进没有意义,但没有客户,其实没有前途。

至于亦来云的币价,我基本不看,其他的几个币价,我也不看。眼不见心不烦。我们的工程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能够度过寒冬。寒冬来了,很多区块链项目回归也正常,而之前大家太高估了区块链的作用,出现了一些泡沫。

记者:相比在古典互联网领域(或者所有古典生意)中的创业,在区块链领域创业,需要一些差异化(特殊)的能力或特长吗? 您觉得一个优秀的区块链创业者应该拥有哪些特点(特质、品质)?

陈榕:脑子要清楚。现在区块链领域的人太年轻了,很多人对互联网都不了解,就直接做区块链。有些人在利益的驱动下进入区块链行业,更多的人听说是“币”就想做了。

区块链的本质是建立诚信,世界上不需要太多的区块链,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区块链建立的诚信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战场在有诚信的互联网,区块链不是战场。与区块链竞争的创业机会基本没有,但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创业是可以的。且从当前的情况来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区块链项目才有机会存活,而不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创业成功机率很低。

 

作者:希鸥网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17kOa8IDFZ58MX9iq2umvw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