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就近期社区关注事项的最新回应

2018年10月30日09:08:50 发表评论 2,238 views

2018年10月26日,亦来云中文电报群星期五例行分享中,陈榕就《亦来云(ELA)锁定持仓返还公告》在亦来云中文电报群进行分享,并回答了大家的提问。以下是陈榕电报群分享实录整理:

提问1、您能带我们回顾一下ELA的私人和公开销售的过程吗?官方私人出售期后是否有“拉小群”秘密销售ELA?私人投资者的比率是否有变化?为什么要公开发售?又为什么要提前解锁?

陈榕:在2017年7月和8月初,我们做了两件事:我们写了第一份白皮书,进行了天使投资的募资。我们从一开始就计划让我们的主网在2017年12月上线。

接下来,我们计划在2017年8月10日至8月20日的十天期间进行私人投资额度的募集。

此时,我们宣布将通过销售200万ELA为亦来云筹集至少1000 BTC。我们还在预售前公开说明:如果我们收到少于1000比特币,那么销售就不会发生。如果我们确实只筹集了1000比特币,那么BTC:ELA的比例将从1:2000开始。如果筹集的比特币超过2000BTC,那么我们将配额置换比例限制在1BTC:1000ELA,在两天之内,我们收到了超过2000 BTC的出价。然后,我们宣布我们将把这个置换比例严格限制在1BTC:1000ELA,在十天置换期结束时,我们收到了大约6000 BTC的置换需求。然而,转移给我们的实际金额约为4300 BTC,我们配售了430万ELA,比例变为1BTC:1000ELA。这是当时筹集的每个人被告知的分配置换比例。

9月初,当我听到中国政府禁止在中国境内开展所有ICO的消息时,我正在火车上。由于这一消息,BTC的价格在那一周开始急速下跌,我们的许多私人投资者都对禁令及其对ELA的影响感到害怕。我们知道这条规定是任何人都始料未及的,因此,我们提出在2018年1月1日之后返还他们的BTC。虽然许多人表达了担忧,但很少有投资者愿意退出,只有大约300多个BTC被退回。此次事件后,我们募集的BTC从大约4300 BTC到最终大约3900多BTC,这不足以改变BTC的分配比例。

与此同时,私人的投资当时已经关闭,许多无法参与的投资者想要把那些退出的投资者的额度拿走。我开始收到很多这方面的需求,并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听取并撮合双方。然而,微信群中的个别人截取了我们的对话截图并公开传播。一些私人投资者通过这些信息向我们提出要求禁止再进行私人募资。于是,我们决定关闭微信群,不允许任何人填补这部分投资空缺配额。

这些空置的ELA配额也是在2018年8月亦来云一周年年会上进行销毁的ELA的一部分。

我们一直计划将亦来云做成一个全球项目。我们最初的计划是允许国际投资者在交易所购买ELA,同时,我们也了解到需要进行国际市场推广的需求。但由于我们在2018年9月份遭遇了中国禁止ICO的禁令,大约在2017年年底,我们宣布将向除中国公民以外的市场进行国际市场的代币置换。我们宣布该比例为1 BTC:800ELA,部分原因是自2017年9月以来BTC价格大幅上涨,这使得ELA购买国际买家的成本更高。许多私人投资者对这个比率太接近他们的比例感到不安。随着一些私人投资者的不同意见,我们决定表示支持他们的投资以及对亦来云的持续信任,我们给他们额外的1BTC:500ELA奖励额度,实际相当于将他们的置换比例提高到1:1500。额外的1BTC:500ELA的奖励额度将锁定并于2018年8月释放。8月解锁的那部分ELA就是奖励额度。私人投资的这部分置换额度在2017年12月释放了大约400万ELA,加上8月份发布奖励的200万ELA,整体是600万ELA左右。

ELA面对国际市场公开置换的时间是2018年1月份。从白名单注册到两轮KYC到三轮置换共计200万个ELA。 ELA也于2018年2月1日在Huobi交易所正式上线。

大约在这个时候,我们从多方得到建议:锁定ELA是一件好事,可以表明对该项目的支持。我们也了解了其他具有锁定机制的项目,并且没有明确的信息表明:锁仓行为可能被视为与西方的法规以及交易所不相容。于是我们提供了可长达3年的锁仓计划。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表,是因为我相信并且仍然相信我们正在构建的新互联网需要2到3年时间,当有更多使用场景时,人们需要将它们用作实用工具令牌用于更多的流通。这个计划是一个奖励,也是一种权利。

我们结束该锁仓计划的决定导致社区中的一些人感到不安,好像是一项权利被提前剥夺。他们未能看到的是结束该计划也符合他们的长期利益。

所谓的“私密销售”和“置换比例随意更改”的误解,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如上所述,它从来都不是真的。

提问2、为什么不以空投的形式将1600万ELA交给BTC持有人,而是交给Cyber Republic(即社区共治)?为什么不销毁掉呢?万币群的权益如何保障?

陈榕:首先,虽然第一份白皮书确实提出了将1650万ELA空投给BTC持有人的计划,但它从未说过有关空投后约1600万ELA销毁的任何内容。销毁空投后约1600万ELA不是我能决定,或任何一个人能决定的,要由全社区共同决定。空投后约1600万ELA将交由社区共治,直到2019年8月社区共治委员会以民主方式选举出来之后才会被触及。

由我们的社区民主选举产生的未来社区共治委员会将决定他们是否想要销毁或进行公开投票来决定空投后约1600万ELA资金如何使用。我们另一位创始人韩锋也一致同意并强调,如果有必要,那么会就未来有关社区共治的重大决策,采用公开投票的方式由社区来投票决定。为此,解锁将有助于社区成员参与到公开投票的机制中来。

“1650万的初步计划是空投给BTC持有者。无法通过交换空投的ELA将用于亦来云生态建设。”根据亦来云白皮书的内容,2018年2月我们将ELA空投到BTC持有者,只有几十万的ELA被空投到Huobi的BTC持有者。但由于以下几个原因,执行该计划变得越来越不现实。

首先,一些BTC钱包持有人告知我们他们的BTC钱包由于丢失私钥而无法再访问。为此,如果我们再空投给这些钱包地址,则毫无意义。

其次,由于2018年9月4日的事件,中国的交易所都已被关闭,交易所的沟通成本相对较大。

第三,当我们空投时,我们在2018年2月之前没有时间和交易所进行足够的交流,同一时间的BTC快照空投需要交易所的配合。如果你不同时空投所有1650万ELA,人们可以利用转移他们的BTC进行多次领取。

最后,交易所明确表示无法为我们公开他们的数据,因为涉及他们的用户数量等机密信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确定我们实际提供的ELA是否全部空投到BTC持有者。

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得不通过交易平台来做到这一点,因为亦来云主链不是BTC区块链的分支,我们不可能自己找到所有BTC持有者。所以原定的空投计划遇到了执行上的障碍。

2017年12月,在我们的第二版白皮书中,我们指出空投后余下的ELA将用于生态建设使用。直到2018年8月底的周年纪念活动中Viewchain事件发生之前,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周年庆后,一些私人投资者对这一决定感到愤怒,因为他们想要控制ELA的供应,认为空投后约1600万ELA是一个很大的数额,这可能会导致腐败。只有在这一点上,他们才将自己的立场恢复到白皮书的第一版,并声称第二版白皮书不忠于最初的白皮书。

社区部分成员建议我们应该销毁空投后约1600万ELA以降低供应量,来帮助他们而不是项目的开发。然而,从长远来看,这不是一个理性的举措,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亦来云社区和生态系统将对亦来云更为重要,有助于为ELA创造价值。项目的成功取决于生态系统的成功以及生态系统上的用户数量。这是推动ELA真正长期价值的原因。

然而,这个问题导致部分ELA令牌交易者关注并加入了销毁空投后约1600万ELA的观点,因为他们认为减少令牌数量可能会推高ELA价格,从而有助于缓解在漫长的熊市环境中价格的下行压力。

我可以看到,销毁空投后约1600万ELA将有利于少数人的短期误导利益,但我坚信,如果将ELA用于生态系统开发,那将符合项目的最佳利益。

提问3: 为什么之前提到持有一万ELA锁定的投资者将参与社区共治,但是当社区共治筹备委员会成立时,他们不包括在内?

陈榕:微信上有一个锁定1万个ELA的投资人群(以下简称“万币群”)。其中许多人来自私人投资者。在社区共治被设想之前,这个群体的概念具有影响力,并且有能力竞选生态发展基金的理事会。韩锋和我也与万币群中的一些投资人讨论了关于有1万ELA以上的人可以提交提案或参与选举的相关问题。考虑这些投资者的情况下我们进行了讨论,以期他们能够在项目进展过程中有发言权,但都没有确定。

关于2月9日在微信群发布的一篇文档,与公众分享治理的暂定细节是一个早期的想法。作为创业公司,我们考虑到了这些投资者,因此他们可以在项目开发和生态发展方面有发言权,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说是一成不变的。治理和许多其他细节必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和形成,具体取决于哪些想法最符合项目,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利益。即使根据社区监督委员会的初步想法,也有意邀请这些超过万币的持有者加入并有权参加选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自动都会是未来社区共治的委员会成员。我们从来没有承诺过这些投资者会在生态发展基金或社区共治委员会上获得一席之地,因为社区共治委员会成员必须全社区民主选举产生。

一旦社区共治委员会被构想并同意成为一个亦来云基金会无法控制的民主生态系统,这种只允许拥有持有1万ELA以上或具有同等投票权的投资者成为代表的观点似乎并不是最好的主张。社区共治筹备委员会已公布了“亦来云社区共治章程”、“投票规则”等关键文档草案的文章,征询公众意见。当然,我们也邀请了万币群的成员参加社区共治的讨论。我们还鼓励一些社区成员在未来竞选社区共治委员会委员。我相信在这一点上的一切都不是最终的,仍处于反馈寻求意见阶段。而我本人并不在社区共治委员会的考虑人选之中。 亦来云基金会目前选择任命三名亦来云员工作为临时委员会委员,直到我们在2019年下半年举行全面选举。在民主选举产生的理事会成立之前,空投后近1600万ELA将被安排在一个公开的地址中供公众监督。

提问4、是否有腐败和暗箱操作行为?

陈榕:没有。我90年代在微软工作,在亦来云也工作了18年。对于亦来云,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提高透明度,重新平衡财富不平等问题,让人们为自己创造价值。这也传达了我的热情和信念,我的诚信和品格对我来说就是一切。

我确保这与亦来云基金会的理念和价值观也是一致的。当人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质疑我的诚信时,我不会感激也无需回应。

据我所知,我相信亦来云是最干净的区块链项目之一。

提问5、能透露你的下一步计划嘛?亦来云基金会是否愿意接受审计?

陈榕:亦来云基金会每6个月对亦来云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一次审计。我们在6月进行过一次,我们在一周年年会上公布了这些审计结果。下一次审计将于2018年12月底或2019年1月举行。我们欢迎社群提名具有相关财务背景和财务审计资格的代表参加我们的审计会议。

提问6、Viewchain是否有出售任何ELA?

陈榕:我们使用生态建设资本投资了Viewchain,这是在Cyber Republic之前的决定。在清迈举行的周年纪念活动中,Viewchain的代表确实承认出售了一些应被锁定的ELA。我们对此事件进行了审核,发现他们确实卖出并获得了一些利润,他们所获得的利润不到目前社区中流传数额的10%。 我们向Viewchain传达了我们的不满,并与他们进行讨论。他们表示道歉并表达支持亦来云的意愿,维持我们的伙伴关系。此外,Viewchain正式宣告要在2018年年底之前为亦来云带来至少一百万用户(公告网址:
https://viewchain.org/zh/2018/09/20/viewchain%E5%AF%B9%E4%B8%8E%E4%BA%A6%E6%9D%A5%E4%BA%91%E5%9F%BA%E9%87%91%E4%BC%9A%E5%90%88%E4%BD%9C%E8%BF%9B%E5%B1%95%E4%BA%8B%E9%A1%B9%E5%A3%B0%E6%98%8E/)并且承诺在此之前不会动用他们锁定的ELA。尽管他们采取了行动,但我们决定通过这一事件之后的整改,接受他们的道歉并继续我们的伙伴关系以改善亦来云。 亦来云是我一生的工作,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以亦来云最大的利益为中心。 但同样,我们公开欢迎专业的社区代表参加我们的审计会议。未来,社区共治委员会按规则使用这些资金,ELA未来的投资也取决于社区。

提问7、你有没有在高位进行过套现?

陈榕:我从来没有卖过任何ELA,我甚至没有在交易所有法定货币账户。正如我多次提到的,即使价格下跌,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也有继续购买ELA。因为我认为未来ELA的价值会有更好的前景。

关于天使投资人,我向大家保证韩锋、吴忌寒、达鸿飞等这些天使投资人的额度一直都在锁定之中,更无法出售。据我所知,韩锋个人向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进行了捐赠,其中一些资金用于研究ELA经济模型,而且这笔钱并没有来自出售ELA。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