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线上直播内容分享

2018年10月30日22:14:39 发表评论 10,916 views

最近亦来云发布提前解锁通告引起社区很大反响,本来昨天陈老师在电报群有个说明会,讲的挺好,基本回答社区主要的疑问,很多细节都讲很清楚,这些事就是要想办法沟通,当然在电报群很多社区成员要求我在直播讲讲,把这事前因后果给大家说说。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线上直播内容分享

首先,把那封信解释一下,这封信发出以后社区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的意见我都看了,说没有契约精神,这事的起因应该是,三个月前内部就讨论提前解锁这件事,因为确实是想上一些国际知名大平台,但对怎么上平台这事挺纠结的,几个月前内部意向协议都签了,当时以为都万事大吉,但后来对方律师不断的提出说你们有锁仓,这在美国是不合规的行为,锁仓就说明你们不是Utility Token(应用型代币)而是证券型,所以内部就有呼声希望提前解锁,当时团队内包括我的反应和大家现在一样,因为开始锁仓有所承诺的,这个怎么能又改就改?这是冒天下大不韪的,所以几次提出都被否定的。

后来年会后中国社区一些代表对1600万交给社区共治做生态提出很大异议,认为应该销毁,且不说大家同不同意这个提议,说句老实话面临现在这种局面,社区共治已经宣布了走向社区民主,社区共治的章程也已经有了基本思路,这么重大的事情应该是社区投票表决,那么亦来云的决策肯定已经不能走老的基金会思路了,这么大的事陈老师和我都没权决定是否销毁,这不是内部讨论能解决的事,社区共治既然已经成立了,就必须靠投票解决,但是在说这个事的时候中国社区情绪较大,尤其是锁仓的投资人,我也能理解毕竟大家都为亦来云做了很大贡献的,大家认为对亦来云的未来有很大发言权,这都很正常。但发言权怎么体现,不管怎么说亦来云没有承诺过千币群、万币群有凌驾于全球社区之上的特权,我们可以多听大家的呼声,但目前来说真正投票还是按币的多少行使投票权的规则,后来反复讨论这个问题,社区呼声这么大对我们也很有压力,目前来说要解决就是尽快走向社区共治的投票,虽然团队内部也有反对的声音,我认为不能说持以某种观点判断我们走不走向社区自治、社区民主,社区民主是无条件的,不能说实施民主以后对某人的观点不利就推延民主的实施,既然已经宣布实施社区共治,而且现在面临这么大的争议,那就只能尽快走向实施社区共治的投票,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按持ELA的数目一币一票来进行民主表决。

于是给我们的总架构师苏翼鹏也提出开发任务,经过反复讨论应该是明年年初实现社区投票功能,最后发现这个计划的实施又面临一个问题,有一大部分人的币还在锁仓,锁仓没办法实施投票,所以这个逻辑就变成必须先解锁。

这样,开始我反对的问题又提出来了,为了能上更好的国际平台以及合规问题加到一起,这两件事情加到一起走向的就是解锁。面对社区这么大的呼声,我们必须有积极可行的方案相应,所以这件事就慢慢形成了共识:

1. 关于1600万是否销毁尽快实施社区共治的投票;
2. 争取尽快合规有利于上国际大平台。

两个理由并成一个理由就决定提前解锁,但对于先解谁后解谁,价格理论上会不一样的,怎么平衡利益,这件事也比较尴尬,所以也确实没经历一个大范围的征求意见,实话实说这么大的事现在总结来看,以后这么大的事件肯定要通过社区共治投票表决的,但这也是一个先有鸡先有蛋的问题,没有币也没办法投票,逻辑上也有一点拧麻花了,社区也有很多的不满,这也坚定了我们以后重大事件听取社区意见的决意。所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也和大家说了一下,有原因,但结果大家显然都不太满意。我们应该从中学习很多东西,吸取经验教训,未来走向一个更民主和谐的环境。

第二件事是社区关于我本人的很多说法,特别是关于我向MIT捐赠500万的事情,很多社区的人因此认为我高位套现“割韭菜”了,我在这里必须声明一下,到目前为止,除了少数的投资项目,比如Reactor、牛顿的投资要求支付比特币,我不得不变现一部分ELA成比特币之外,我没有卖过一个ELA。我是第一个亦来云天使给投了100个比特币的,按天使的价格我应该持有100万个ELA,我也邀请了吴忌寒投了100个。后来得知陈榕老师也是有天使100万个ELA,我觉得陈老师带领团队已经奋斗了18年,我们币圈的一上来和陈老师一样多,我觉得良心不安,在亦来云的贡献方面我无论如何不能和陈老师相提并论,后来我主动就和其他人提出减半,除了机构,我只有50个比特币的资格。现在看来当时的一些天使投资的过程还挺好玩的,一方面是币圈的人比较积极,一说亦来云的项目大家也很懂,当时觉得牛市有这么好的项目投一下也比较容易,相对来说老科泰的人反应没这么快,他们听说过但没理解其中的含义,天使都快结束了的时候,然后大家才比较反应过来,只要未来亦来云发展的好,持币人还是有很大的利益空间,有很多人就希望持有天使,但当时天使已经基本结束了,也不能随便挪用的,我就又让出一些,我觉得老团队为亦来云奋斗好几年了,首先承认团队的历史贡献,其次未来还得靠他们进行开发,从这几个方面我决定让出一些天使额度。最后我可以公开的说有43万个,现在都是锁定状态。后面就到了私人发售阶段,比天使价格以法币来算高了好几倍,但是我当时投了 NEO、BTS获得一些收益,没什么心理障碍,一部分下定决心想捐了,我非常希望给大学做研究,另一部分手里还是持有一些币,我这么看好亦来云就想着把持有350个币带头投给亦来云,后来NEO的联合创始人也投了。

所以要说按当时私募的价格我应该是35万。再往后事态的发展,本来有个公开发售,当时习惯是搞公开发售是要上国际平台的,但是后面有接到9.4通知,要求不能在中国境内搞公开发售,所以只好弄到海外去,但是海外一定需要社区,有没有国际社区有天壤之别,在NEO那里有深刻教训的,NEO开发了一个通用语言的智能合约,迅速获得国际社区的热捧,国际社区的发展让他们迅速发展,我就强烈认识到一个项目要想好,国际社区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国际社区首先的一点是希望展开一轮公募,让国外也能拥有持币人,但这件事和国内的投资人也有一点冲突,因为当初做私人发售的时候想上平台会有公开发售,后来公开发售就不能进行了,那国际社区怎么办?只有硬着头皮启动海外的公开发售,国内这边意见也是很大,最后协商给国内参加私人发售的50%的币的补偿,这件事能被大家接受也是感谢中国社区早期投资人们的通情达理,我们还是需要发展一个国际社区,事实证明这一步是对的,否则的话亦来云在全球是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实际上,现在在全球社区发展的非常不错,但国内是因为有政策等诸多原因的。这恰恰为亦来云未来的发展打开巨大的上升通道和空间,比如在清迈年会来了21个国家的社区代表,这都不是装的,这些代表都是真正为了在当地推动亦来云而来的。所以当时的这些应该正确的,我个人来讲当时的35万又多了50%,差不多又多了17万,后来解锁了我放在资产管理统一管理,私募的35万个币我没卖,有的“事后诸葛亮”以为我500元的时候抛了,然后现在又可以低价买进来,实话实说这是典型炒币小白的做法,这样做90%都是失败的。想的很容易,但真正这么做都是赔钱的。

说实话币价在200元的时候想过护盘,组织清华系,当时也确实有校友积极说要帮助亦来云稳定币价,当时我也拿自己的钱买了2万个ELA,回到国内也派人和他们讨论怎么护盘,结果后来听说对方的本意是割韭菜,因为他们想跟团队合作可以控制价格,我当时一听吓出一身冷汗,我们要是真的和他们合作,那社区散播的那些谣言岂不都是真的了,项目方宁可什么都不管也不可以去操纵币价。后来有几万个币我是回馈给了前期对亦来云有很大贡献的人,像几位朋友在我最困难山穷水尽的时候愿意帮助我,我很感激。

所谓的私募拉小群陈老师已经解释过了。私人发售已经结束了,我们也不可能再拿出额度,我为了感谢他我个人拿出2万,那是我个人行为,也是报朋友之恩。所以我有这么几万属于感恩报答,我也认为他们未来对亦来云的发展有利。

后来有个电影链我投了1万5千ELA,Fresco艺术区块链投了1万ELA,比推投了1万ELA,大概就是这样差不多10万ELA就这么出去了。我投资的原则首先就是要等到下一轮牛市。我的币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捐给MIT的500万都不是从ELA这里来的,上一轮的钱足以支持我的捐款。这件事就先谈到这里。

第三件事是国内社区最近的情绪,一部分我是能理解的,大家最早支持亦来云参加私人发售,好多也是听我的号召,支持亦来云看好亦来云,为亦来云能有今天的局面做下不可磨灭的贡献,包括币安投票社区的情绪极其高昂,这对我们永远是一种激励,我心里也一直很感谢,而且锁仓这么久了,价格也是如同坐过山车,从当时相对的高峰下来到了熊市,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锁仓首先本身就是巨大的贡献,要是没有大家锁仓到今天,亦来云的事业不会发展到这么顺,所以大家对于突然解锁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

但另一方面,很多表现出来的非理性的情绪,尤其一些情绪发展成对国际社区的敌意,认为应该中国社区说了算。当然目前来看中国社区持有ELA还是大部分,但是从我对NEO的经验来看,老去贬低国际社区也没什么道理,不为别的,就为你手里的ELA在下一轮牛市真正能“GO TO THE MOON”,我们也一定要齐心协力把全球社区发展起来,否则的话,光有中国社区真的飞不起来。这是一项目能不能成功的至关重要的界限,目前我觉得国际社区的表现真的比较优秀的,大家比较认同亦来云的理念以及愿景,所以按理说现在熊市跌,国外社区损失更严重,但大家可以去国际社区看看大家还是主要在讨论亦来云的技术以及发展,很少有人宣泄谩骂,所以这方面我觉得国际国内是一体的,大家不应该有内外纠纷,也不应该有什么成见,好像国际社区可有可无。我希望经过这轮风波大家会有更多的相互理解,共同推进社区发展,当然长期持有比较多ELA的人当然会有更多的发言权,基本是一币一票的原则,所以大家尽量应该这么看,朝这个方向努力亦来云才会发展的越来越好,实话说光从团队和开发的角度看,亦来云一年多的发展真的超乎我预料,我也更加信心百倍的去推动亦来云,虽然现在是遇到这些风波,但我对成功是更有信心的。

最后我要说有一些自媒体发表一些言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比如说现在有点有名的“大炮评级”,本来我还尊重他作为一个独立客观的媒体,没想到他这次写一篇文章简直荒唐至极,说到“亦来云是2003年后无任何开发代码更新的垃圾项目”,若是2003年后没有任何开发代码更新怎么可能有后面几任的总工程师,像苏翼鹏2008年还在亦来云做总工程师,当时还开发出智能的手机操作系统,后来总工程师牛靖宇开发出Carrier,Elastos Carrier在国际上也得到过很多赞扬,还有一位前总工程师现在在华为,名字就不说了。包括富士康后面也投了2个亿,富士康有那么傻吗?没有干活就给投2个亿?你觉得可能吗?如果2003年后无任何开发代码更新,怎么可能2017年又和陈榕反复讨论结合区块链做一个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统。所以我觉得大炮评级这么说,不是他极端的无知就是别有用心,这完全和事实差十万八千里。

还有就是说“韩锋老师说现在主要呆在美国了,就等于是跑路了”,这就更荒唐了,区块链项目难道只有呆在中国才叫搞区块链项目吗?我说过区块链项目要想成功一定要发展出国际社区,当然主要呆在国外了。不在国外怎么能发展出国际社区,说实话我在国外为亦来云做的事情比在国内还多,也要更辛苦,每周周报都有我在全球布道的新闻,所以我觉得这是荒唐至极。

亦来云这次事件前因后果我知道的就这些,确实有很多经验教训,在这里做的不对不好的,首先我个人也向参加早期投资的老朋友道个歉,确实是考虑不周以及缺少沟通,行为上更有欠缺。总而言之,将来重大的事情一定要广泛沟通而且通过投票解决,共同推向一个全球民主自治的社区。

 

来源:亦来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