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发展道路曲折性的思考

2019年5月28日10:46:27 发表评论 987 views

任何新事物的发展都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亦来云要建构新一代智能万维网,是一个新生事物,必定在其发展过程中要经历艰难曲折。

一、新事物被人认识与接受总有一个过程

亦来云有哪些创新不容易让人接受呢?我们试举以下几个方面。

1、通过网络架构重新诠释区块链业界说的世界计算机,这是一个新的、更高层次的概念。

2、将互联网纳入操作系统的统一管理之下,建设新一代互联网OS,这是一个新思路。

3、将公链的可信递归到互联网,创造一个安全、可信的计算环境,这是一个鲜有区块链项目尝试的新思路。

4、亦来云公链在整个系统里的功能类似于手机的指纹识别,只是一个信任模块,这与一堆主流公链强调公链本身的性能,在公链上跑智能合约的思路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是个另类。

5、亦来云与其他公链项目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去中心运营商”(decentralized carrier)的概念,这需要从整个互联网架构重构进行设计。其它公链项目虽然打着“去中心”化的旗号,但在链下信息的传输、存储、计算等方面依旧靠原有互联网的协议标准,“去中心”需要整个互联网各环节系统解决,现在看,鲜有这样系统解决问题的项目。

6、CR共各国式的内部治理机制对于一党专制国家下的公民而言是个新鲜事物,类似于晚清结束,让人们剪去辫子,脱去长衫、布鞋,穿上西装革履,总有一个过程。

以上还仅就其大者而言,亦来云系统太过庞大,还有许多令人迷惑的地方,在此也不一一详列。这些问题的解决有待时间的累积、天心的转移,正如盲人摸象,仅从一个角度去感知整个亦来云系统,会得出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

二、亦来系统工程太过庞大,其基础设施的完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通过网络架构重构来解决可信的问题,是建设新一代互联网,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蹶而就。
我们就单举一个例子:亦来云安全、可信计算环境的构建。现有的架构是通过“计算与网络分离,计算与通讯分离”的思维,利用RT(Runtime) 提供了一个沙箱隔离机制实现安全的计算环境。但是,Elastos Runtime是开源的,黑客也可以拿来改改,嵌入点偷鸡摸狗的代码,因此也不太可信。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陈榕老师提出“数字胶囊”的设计,将要运算的数据进行加密打包,运行于某个DID标识的环境里,主动验证其个人云盘里的证书、与区块链上的哈希比较,确认证书的真伪,以实现更高级别的安全。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样实现的安全也不会无懈可击。亦来云社区中又有志于此的人士提出新的设计,在亦来云底层架构的基础上,利用TPM硬件模块反复验证节点的方式实现企业级别的安全环境。这些都是令人可喜的现象,但是,这些技术的实现不是一朝一夕,还会伴随着黑客的攻击而不断完善,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三、共识破裂到重塑是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

区块链圈内对亦来云的认识为过去的情绪所主导,要改变这种观念,形成新的共识谈何容易?过去不好的共识是“墙倒众人推”的效果,今后共识转好也必定是“众人划桨开大船”的结晶。此事有待亦来云技术推进、应用落地,化解人们心中疑问;有赖于有志于新一代互联网愿景的社区伙伴共同努力,推动项目发展。

四、资本的血腥不会让新事物成长一帆风顺

过去亦来云共识的破裂就是伴随着资本相互恶斗。资本是血腥的,利益的最大化是其根本目标,它可以不管项目死活,无视道德沦丧,甚至践踏法律。对这一点认识不清的朋友,参与风险投资是不太适合的。

经过共识的破裂,加上一年的熊市,旧有资本总想控制ELA的价格,新进的资本总想以最低的价格收集筹码,这些资本在二级市场会进行较量。具体从币圈舆论的导向,ELA价格的波动上可以感知。

这些事情无法避免,在一个凶险的资本市场,项目的发展进程难免受其影响。当然,资本也在寻找未来,只是苦于大家看不到方向,还没有实证的数据,依然不敢相信的原因造成进入ELA的资金量还不够大。

过几天,Elastos就可以“开源、开放、自运行”了,区块链驱动的Elastos SmartWeb是一台不受任何机构或者个人控制的“全球计算机”。这是客观存在,正如世界上已经存在西红柿,虽然最初没人敢吃,但它终究要大行于天下。

 

作者:丁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